网络直播: 风口来了,猪们可以飞多远?

      “在未来,直播或将成为社交平台的标配。

      忽如一夜春风来,直播平台遍地开。互联网的快速发展,让一切都变得快了起来。QQ在17年前来到我们生活中,7年前,新浪微博为我们打开了另一个世界,5年前,微信又开始逐步占据我们的时间。而网络直播火起来似乎就在一瞬间,但俨然已经发展成为一种新的互联网文化业态,市场规模增速之快令人咋舌。目前,在App Store 能下载的直播应用已超过100款,用户数量已经达到两亿。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间大约有三、四千个直播“房间”同时在线,用户数量可达二、三百万人次。


      探路的短视频催生了网络直播

      在说网络直播前,不得不提到短视频,因为正是短视频的探路和发展,培育起了第一批的视频社交用户,为网络直播的发展奠定了一定的基础。

短视频社交应用产品和很多互联网应用产品一样,来自美国。2013年1月和7月,Twitter和Instagram分别推出了自己的短视频产品。2013年9月,腾讯在国内最早推出了短视频产品——微视,由原腾讯微博的人马打造,一度十分被看好。而竞争对手新浪,在3个月后紧跟着上线了自己的短视频产品——秒拍,以期成为新浪微博的视频拍摄附属工具。

      就在腾讯和新浪准备在短视频产品上展开激烈竞争时候,2014年4月才推出的美拍,却在短短一个月时间内其iOS版本就位列苹果应用商店(App Store)5月全球非游戏类免费应用下载排名第一,成为国内最受欢迎的短视频社交应用。

继微博和微信之后,很多人都觉得,短视频可能成为第三个社交平台。但是,进入2015年后,短视频爆发的迹象依然难觅其踪,倒是此前轰轰烈烈的腾讯微视率先宣布“阵亡”。

      究其原因,国内的短视频在内容生产、特色发展和盈利模式上都存在着亟待解决的问题。无论是微视,还是秒拍,都将产品定位为PGC主导模式,即以专业化内容生产为主,用户自行生产内容(UGC)为辅。然而,现实发展恰恰相反,UGC占据了大部分内容生产(内容品质亟待提升)。美拍、微视、秒拍这三款应用都侧重美女、明星、搞笑、创意等内容,同质化现象严重,但是由于美拍在产品功能开发上更前卫,特别是率先推出了极具吸引力的“一键MV”功能,很好地满足了女性群体孤芳自赏的需求,因而在市场上拔得头筹。

      网络直播成了全民狂欢

      2016年4月26日晚22点33分,新媒体营销界的“超级网红”——杜蕾斯发布微博称,新产品AiR空气套百人试戴体验直播,在哔哩哔哩、乐视、优酷等6大直播平台。当时,一共吸引了超过103.4万人实时在线观看。



      杜蕾斯事件的营销效果褒贬不一,但是,这让网络直播再次掀起了高潮是毋庸置疑的。实际上,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,大量直播平台如雨后春笋上线,在苹果商店的应用超过了100多个,主要分为以下几类:

      1.全民社交直播平台

      人人可直播,且构建社交关系的直播平台,美拍、映客、花椒、ME 直播、一起秀、觅蜜等。

      2.垂直内容直播平台

      比如专注于游戏的虎牙直播(YY直播)、专注于游戏和体育的斗鱼 TV、专注于手游的触手TV 战旗,专注于娱乐的熊猫 TV;专注二次元的哔哩哔哩。

      3.专业直播交友平台

      以交友、婚恋为目的的直播平台,比较有名的有 “求见”,还有一款叫 “床聊” 的,主打午夜秘密直播。

      还记得前段时间在天安门广场跑步的扎克伯格吗?这个国外的社交巨头痴迷直播。他说:“直播是目前最让我感到激动的事,我已经被直播迷住了。”小扎都被迷住了,普通人更加容易入迷。

      2016年4月7日,女星刘涛入驻直播平台,为网友直播自己新剧《欢乐颂》发布会的现场实况。

      短短两个小时的直播,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超过17万,总收看人数71万。而在《跑男》第四季的开播发布会上,跑男的7位成员也通过腾讯直播与网友互动。在Angelababy不惜形象,大秀活人“表情包”的10分钟内,在线观看人数超过了33万,全程总观看人数过百万。

      网络直播爆红的背后

     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网络直播一夜之间如此爆红?很多人都似乎都在究其原因。但归纳起来,主要是有三点:

      1网红和粉丝都寻找到了新世界

      网络直播的爆红,网红是重要的一环。因为明星直播固然能瞬间吸引大量粉丝,但网络直播更多参与的人群是一些年轻的草根人士,他们用美女、搞笑、创意等逐渐积累自己的粉丝群,最终成为网红,拥有了商业变现的能力。2016年4月,上海女孩papi酱红遍大江南北,2200万的广告首单价,也将网红的市场价值推到了一定的高度。

      网络直播的网红最初都来自于游戏主播。因为游戏、竞技市场在国内的不断扩大,游戏主播们的收入也日渐丰厚。游戏网红多数都与平台进行了签约,采用“底薪+打赏+礼物”的模式。一个中级网红,月入几十万,是很正常的。在实际收入和成为网红的双重诱惑下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向网红迈进。因为,相比以前成为明星而言,成为网红的门槛要低得太多太多。

      网络直播的主播们来自草根,他们的粉丝更加是来自于草根。想象下,一个生活在三四线城市的90后,每天按部就班,环境相对闭塞,这时候,他突然发现,可以在直播间里看到各种各样的美女和他对话,还可以看到别人的生活,而且是直播。这种感觉无异于打开了另一个世界,怎么能不吸引人。

      以前,微博也是打开了一个世界,但是那个世界更多是一些kol在占据,微信也是另一个世界,但是那个世界里都是熟人,都生活在同一个圈子里,网络直播真的是让他们看到一个全新的、接地气的新世界。

      2技术的发展让直播+社交成为了可能

      扎克伯格说 “FacebookLive就像是在你的口袋放了台摄影机,所有拿手机的人,都有能力向全世界做推送。当你在直播中互动时,感觉用了更人性的方法与人做连结,这是我们在沟通上的重大进展,也创造了人们聚在一起的新机会。”

      曾经,我们很难接受在没有wifi的情况下,在手机上看视频,不论长短,因为资费太贵。但是,随着4G技术的推进,“随走随看随播”的3.0移动视频直播时代已经来临。这就让直播+社交成为了可能。因此很多直播类产品应在社交互动上着力开发新玩法、凝聚粘性;而另一边,在未来,直播或将成为社交平台的标配。

      此外,手机内存越来越大,手机分辨率越来越高,这些手机技术的发展,也为网络直播奠定了基础。

      3资本驱动让网络直播进入快车道

      市场的火热,背后一定有基本的介入。从资本市场来说,微博和微信之后,他们也在急切的寻找第三个兴起的社交平台。目前,单从斗鱼TV来看,便有奥飞动漫蔡东青2000万元的天使投资、红杉资本2000万美元A轮投资、腾讯出资4亿元的B轮领投、以及后续的红杉资本追加投资及南山资本的跟投。而在目前国内手机视频社交领域排名第一的映客,曾获昆仑万维领投的8000万元A+轮融资,在2016年1月7日,昆仑万维发布公告称,向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投资6800万元,取得后者18%股权,而蜜莱坞即是“映客”、“蜜Live”两款移动应用的持有方。

       此外,360早已独立运作花椒、乐视收购章鱼TV、YY入投虎牙TV、阿里投资浙江报业财团的战旗TV、华西村与完美世界圈的火猫、大家的老公王思聪的熊猫TV,在这场直播领域圈地投资之战中也是打得硝烟滚滚。

      从音乐人转型做投资人的胡海泉说:“我已经投不进映客,但会寻找其他抓取年轻人内心的线上直播平台。”可见,市场有多热。

      百度、网易、新浪等传统互联网企业也纷纷涉足该领域,新浪筹建了自己的直播平台“一直播”,近期也将上线,这将直播从原来的秒拍中进行单独的运作的做法,也表明了新浪想在直播领域争夺之地的决心。


      后 记:

      目前,网络直播的风口无疑已经吹得很大了,猪们不少已经飞上了天。但是,如何飞得更远,竞争将日趋激烈。不论是平台,还是网红们,目前都存在着内容雷同,差异化不明显的问题,大家都在寻找着各自的优胜点,因此势必是一场激烈的竞争,最终谁能傲立群雄,只能拭目以待了。